寬進嚴出的“e互助抗癌計劃”

2018-11-30 17:25:14  來源: 法制周報-百姓之聲
 

  一市民攜全家入會助患者抗癌自己患癌卻被攔在門外

  寬進嚴出的“e互助抗癌計劃”

寬進嚴出的“e互助抗癌計劃”

e互助平臺公布的入會條件,其中注明了高血壓患者能否入會的條款

寬進嚴出的“e互助抗癌計劃”

王某俐寫的申請報告

  法制周報記者 倪歡歡

  “加入平臺很簡單,幫助別人也很容易,現在我自己病了,申請互助竟這么難。”55歲的長沙市民王某俐說。

  王某俐所說的平臺全名為“e互助-抗癌互助平臺”(以下簡稱“e互助”),她曾通過平臺幫助過300余名癌癥患者。如今,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,自然也就想到了e互助。

 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該平臺卻拒絕了她的申請。她多次與平臺方溝通卻屢屢失敗,無奈只好撥通了《法制周報》新聞熱線0731-84802117。

  入會:讓全家人均加入互助平臺

  2017年7月,王某俐在朋友推薦下關注了e互助的微信公眾號。

  公眾號上是這樣介紹e互助平臺的:“中國最好的網絡互助平臺,用戶加入方便,退出自由,一頓午餐的錢即可獲得最高50萬元的互助權益。”王某俐決定成為該平臺會員,秉著關愛他人、保障自己的理念,參與了平臺的互助計劃。

  當時,王某俐得知自己加入的抗癌互助計劃,互助金額最高20萬元,每個會員賬戶上要保證有一定的余額。如有會員患癌申請互助時,每個會員平均捐助1元或2元,就能幫助一位癌癥患者抗癌。

  “萬一自己哪天遭遇不幸了,也能得到其他會員的幫助。”王某俐說,“賬戶余額幾十元就夠了。”如果余額不足了,會提醒會員充值,“加入平臺比保險便宜,又能幫助別人。”

  此后,王某俐還把丈夫、兒子和兒媳都拉入平臺,組建了“e互助—家庭保障”。

  加入平臺的1年內,有300余名癌癥患者申請了互助金,王某俐及其家人都給予了支持。“每次有患者申請互助金時,平臺就會自動從我們的賬戶上劃撥互助金。”王某俐兒子小杰說。每次劃撥的金額不超過3元。

  記者在網絡上查閱該平臺,資料顯示這是一個“專注于互聯網互助的社群,為有愛心的健康人群提供未來不幸患癌時的資金援助”,會員為1歲以上、65歲以下健康人群,一旦患癌,即可享受最高50萬元的互助金,互助金由參與計劃的會員均攤,助人助己。

  e互助宣稱,平臺是網絡互助模式的首創者,現有會員300余萬人,為1659個家庭募集了超過2億元的互助金。

  會員:患癌后申請互助卻無法獲批

  今年7月9日,王某俐被查出患有乳腺癌。昂貴的醫療費和化療的副作用讓王某俐寢食難安,她想到了e互助平臺。于是撥打了e互助客服電話,告知自己需要申請互助。7月10日,平臺審核部發郵件給王某俐,請她把病歷資料寄去。7月13日,王某俐寄出了病例資料。

  兩周后,審核部回復郵件,要王某俐補充材料。王某俐按要求補充了材料,將1年多之前的病例單、近3年的體檢報告等材料一并寄到廣州。

  8月3日,審核部郵件告知王某俐,e互助決定不予發起互助。理由是審核部查得她于2017年4月27日在南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出院記錄中顯示:患者自述發現高血壓6年余,最高血壓達160/100mmHg,要堅持定時服用降壓藥物(具體藥物不詳),后血壓控制良好。

  郵件中提示,加入計劃前因慢性疾病需要長期(3個月以上)服藥控制不符合加入條件,遂認為王某俐屬于不予互助的情形。

  “因為您無法再獲得互助,平臺建議您退出計劃(具體操作可咨詢e互助客服),不再為其他會員承擔互助義務。”郵件中最后建議王某俐退出該平臺。

  王某俐既失望又有些氣憤。她說:“加入平臺很簡單,幫助別人也很容易,現在我自己病了,申請互助竟這么難。”

  e互助審核部:有高血壓不能發起互助

  對于審核部的決定,王某俐并不接受。3天后,她發郵件給審核部要求對方解釋。

  針對審核部提出的高血壓情況,王某俐解釋,她在7年前更年期時有高血壓,只是短暫服藥,血壓最高時也沒有達到3級的標準。

  對于審核部建議她退出平臺,王某俐不同意,她在郵件中表示愿意繼續幫助更多的癌癥病人。她認為,平臺的建議,“多少有甩鍋的嫌疑”。

  當天下午4時許,審核部再次回復王某俐,進一步解釋不予發起互助的理由,強調王某俐不符合互助條件。王某俐回復郵件希望審核部再三考量。

  次日下午,審核部門給王某俐回復郵件,重申拒絕發起互助的原因:1年多之前,王某俐在醫院就醫時向醫生口述自己有高血壓長達6年多,并長期服用降壓藥物。

  王某俐于1個月后再次給審核部門發郵件,強調自己2017年病歷本上的自述不實。審核部再也沒有回復。

  “我沒有審核部的電話,只有郵箱地址。”王某俐說,以前沒跟平臺工作人員有聯系,根本不知道其他聯系方式。

  e互助前臺:審核部對外電話已停用2年

  王某俐告訴記者,當初推薦她加入平臺的是湖南泛華保險代理公司的員工。在無法與e互助平臺進行直接溝通的情況下,她打算尋求該公司的幫助。

  根據網絡上關于e互助的簡介,該平臺由亞洲最大的保險服務企業上市公司泛華金融控股集團(FANH.lnc)發起,所有運營費用均由該公司承擔,包括為所有會員提供技術支持、運營維護、實地探訪、客服咨詢等服務。

  10月上旬,小杰和妻子小燕兩次到該保險代理公司說明母親的情況,希望該公司能夠幫王某俐發起互助。“能不能申請到互助,要看審核部門的審核結果,我們沒有發起互助的權限。”負責e互助宣傳和推薦的許某介紹,e互助的操作及資金管理等,由泛華金融控股集團旗下的一家科技公司負責,審核部門是該科技公司委托的“有專業資質的第三方”。

  許某建議王某俐將自己患高血壓多年和長期服藥不實的情況、原因,手寫一份報告和體檢報告一并交給他,他寄到廣州的上級部門再轉到審核部門。

  “我也不能直接與審核部門取得聯系,只能幫到這里。”許某說。

  一周后,小燕接到審核部門的電話。工作人員告知,王某俐2016年的體檢報告顯示有高血壓,平臺不能發起互助,除非她有醫院出具的證明其沒有高血壓的證明材料。

  “即使媽媽有高血壓,但沒有達到健康告知條款規定的3級或3級以上,怎么就不符合互助的要求呢?”小燕電話里質問工作人員,對方沒給她滿意的解釋。

  記者撥打審核部門打給小燕的座機號碼,多次嘗試才接通電話。接電話的卻是e互助前臺客服。客服人員說:“如果您需要聯系審核部,可以發郵件,收到郵件的審核部會與您聯系的。”

  “審核部門以前有電話,兩年前就不用了。”客服人員說,審核部可通過服務臺電話打出去,會員是打不進去的,只能通過郵件聯系。

  代理公司:“互助”是商業保險的彌補

  問起湖南泛華保險代理公司與e互助的關系,泛華保險代理公司的員工說,兩者都屬于泛華集團,系平級關系。

  “兩者沒有利益關系,我們公司只是推介e互助的業務。”許某說,“e互助彌補了保險的短板。”他解釋,互助的成本比商業保險低得多,很多人嫌商業保險貴,他們就會推薦e互助。

  許某介紹,加入會員的操作過程中有健康告知條款,會員加入前需要認真看條款。“確實有很多會員沒有認真閱讀條款,不符合會員條件的也加入了平臺。”他稱,如果確實身體有條款里列明的情況或者有患癌癥跡象等,平臺是不予互助的。

  “我加入平臺的時候,沒人告訴我要仔細閱讀條款,加入抗癌計劃也不會像保險一樣嚴格審查我的健康狀況,很容易就加入了。”王某俐說,現在要申請互助了才發現,“審核互助申請像保險理賠一樣嚴格,這明顯不公平”。

  那么,王女士到底能否申請通過e互助平臺的審核?加入這種網絡互助平臺到底有何風險?《法制周報》記者將進一步跟蹤報道。

姓名*
電話*
地址
內容

  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31-82272855 0731-82272855  

opyright ?2018 - 2019 法制周報社新媒體中心 ICP備案號:湘ICP備13010856號-2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429號 國內統一刊號:CN43-0029

ns宝可梦怎么快速赚钱